浪漫主义时代弹着肖邦的夜曲祭奠贝多芬的传奇

大歌剧在巴黎疯魔了戏迷们的时候,德国“浪漫主义时代”,这一时代源自文学领域,其音乐的代表人物有门德尔松、舒曼、肖邦、李斯特。浪漫主义作曲家从贝多芬交响乐的大力下挣脱出来,他们爱诗意的大自然,感伤的情绪和抒情的效果。

然而,我们且不要想到“月光浪漫主义”和诸如此类的感伤无聊的东西。浪漫主义作曲家是深得艺术精髓的大师,他们的作曲优美,虽然并非人人都这么认为。“我不喜欢被每个人都理解”,舒曼曾经说过。菲力克斯·门德尔松是伟大的犹太哲学家摩西·门德尔松的孙子,他的父亲是柏林的一位富有的银行家。门德尔松家族世代为文学艺术的赞助人。

门德尔松十七岁就表现出卓越的天才,为莎士比亚的《仲夏夜之梦》谱写了朴实优美而迷人的序曲,一举成名。他重新发现了约翰·塞巴斯蒂安·巴赫的作品,1829年指挥演奏了这位大师的《马太受难曲》,并在莱比锡建立了著名的音乐学院。门德尔松作为一名作曲家得到广泛的爱戴,他作有五首交响曲最著名的是《意大利交响曲》和《苏格兰交响曲》,名为《无词歌》的诗意而亲切的钢琴曲集,优美序曲《芬格尔山洞》,以及每一个伟大的小提家都演奏的一支美丽的小提琴协奏曲部轻漫诗意、永葆青春的作品。

门德尔松也是他的最伟大的钦慕者罗伯特·舒曼的灵感的源泉。舒曼,如同所有的浪漫主义作曲家那样,同时献身于音乐与文学。他喜爱歌德、让·保尔和拜伦,在创作钢琴曲时,也写诗。他浪漫而多情,是一个具有多种天才的梦想家。1840年,他与他第一位钢琴老师的女儿克拉拉·魏克结婚,她也是一位杰出的音乐家和天才的钢琴家。舒曼梦想做一名职业的音乐会钢琴家,可他的右手局部瘫痪。他婚后有过几年的幸福时光,创作了一些交响曲、合唱作品、钢琴作品和室内乐曲。

随后开始受到抑郁的打击,最终他变得精神错乱。一次,他试图把自己淹死,之后不得不被关进一所精神病医院,直到1856年,死神仁慈地降临。现在舒曼受到广泛的喜爱。我们理解他对黑暗和夜的眷爱,他的复杂的节奏,他的强劲的高潮,他创作优美的艺术歌曲,而且激励了许多他之后的伟大音乐家,特别是瓦格纳。舒曼崇拜的对象之一是弗雷德里克·肖邦,一个法国父亲和一个波兰母亲的儿子。两国的人都把肖邦归为本国人,我们不必非难他们。波兰人把它叫做“shop-pen”时,法国人也用法语在叫他的名字。

到处的音乐家都为这位浪漫天才的优美音乐着迷,他最初作为钢琴神童出现,全世界都发出惊叹。在一次成功的欧洲音乐会旅行之后,肖邦决定像许多波兰流亡者那样,移居巴黎,在那里他成为上流社会的偶像和一位才华横溢的钢琴演奏家。他和诗人乔治·桑。他那个时代最著名的法国妇女的罗曼史,屡见于现代书籍和电影之中。肖邦毫无疑问的是一位伟大的作曲家,一位完全不同于古典主义者的作曲家。

他的艺术直指钢琴,为此他创造了一种极其个人的风格,在注音体系上渗进了那么多他自己的特点,我们立刻就能识别出一支肖邦的乐曲。聆听肖邦的前奏曲、小夜曲、练习曲和幻想曲,人们会想到优雅沙龙中的美妇、烛光和年轻的恋人。可是,肖邦不仅是优雅的、怀旧的和温柔的音乐大师,他也写一些令人振奋的激励波兰革命精神的乐曲。

二次世界大战中,波兰人那么强烈地感受到他们的民族英雄,当波兰处于残暴德国的统治之下时,波兰的爱国者深入华沙被炸毁房屋的地下室,不是在那里密谋反对德国人,而是在那里听他们喜爱的肖邦的革命的声音。德国人因此禁止演奏他的音乐,并惩罚那些听他的音乐的人。他们不能过多地表示对肖邦的敬意,这再次证明了音乐比其他任何艺术更能激发人民的精神。肖邦的乐曲被伟大的波兰钢琴家演奏,如阿图尔·鲁突斯坦,表现出一种纯粹的魅力。

肖邦为钢琴所做到的,也是意大利的尼可罗·帕格尼尼,一切时代最伟大的小提琴大师,为他的乐器所做到的。对于世界各地的小提琴家来讲,他的成就不可思议,令人惊讶。他的生活充满了传奇色彩。在里窝那的一个晚上,他赌输了他拥有的每一件东西,包括他心爱的阿马蒂小提琴。一个富有的法国音乐爱好者利佛朗,借给他一把瓜尔内里琴,他用这把琴参加了翌日的音乐会。帕格尼尼把它拉得如此优美动人,使利佛朗感到痴迷,于是把这把贵重的小提琴赠送给他,要求他一定不要任何人再碰它。

帕格尼尼把他的嘹亮的瓜尔内里称做“加农炮”,在他死后,按照他的遗嘱把它遗赠给他出生的城市热那亚,现仍存于该市市政大厅的玻璃柜内。帕格尼尼给观众一种摄人心魄的印象。舒伯特在维也纳参加过帕格尼尼的音乐会,他的琴声使他久久地“愣在那里”。肖邦在华沙听了帕格尼尼的演奏后“如痴如醉”,把帕氏的第二小提琴协奏曲改编为钢琴曲。舒曼写道:“帕格尼尼的作曲包含了最纯粹的、最有价值的音色”,他也把帕氏的十二支随想曲改编为钢琴曲。

勃拉姆斯发表依据最后的随想曲写的变奏曲;李斯特也改写过他的随想曲。今天,帕格尼尼作为一个伟大的作曲家受到崇敬,你可以在他的小提琴乐曲中听到扣人心魄的各种低音和着魔似的情愫。不幸的是演奏这些乐曲那么困难,只有大师们能够依照原样奏出。帕格尼尼提高了小提琴的技巧,就这一点而言,他比他的任何一位前辈都做得好。他的听力奇佳,能够在一把跑了弦的提琴上,用完美的音准奏乐。浪漫主义时代是浪漫派大师们的时代。

匈牙利的弗兰茨·李斯特以寻常风格开始其音乐生涯,并成为一名备受尊重的钢琴家;可在他十六岁的时候,他放弃了这个辉煌的前程,转而献身于作曲。1848年,欧洲至关重要的一年,李斯特来到魏玛,在那里用了十二年的时间作曲、教书和指挥乐团。他在钢琴作曲中,改革了这种乐器的技巧。李斯特的作品中,钢琴的发声开始变得像交响乐,音色丰富,强健有力。像所有的浪漫主义作曲家那样,李斯特相信精湛的技巧和接近浪漫主义“瞬间创作”观念的即兴创作的作用。

李斯特在他的一首乐曲中用了一个他制订的和声,组成旋律和伴奏,同一和声时而表现缓慢,然后再加快速度,在它周围还写上装饰音。人们显然为此感到吃惊,浪漫主义作曲家的口号之一就是“让平庸之辈感到震惊”。李斯特取得了令人钦佩的成功。李斯特的键盘乐向交响乐的演进,使他在表现方式和范围上得到拓展。他发展了以文字加以说明的“标题音乐”的概念,贝多芬以此种方式创作了他的第六交响曲:“《田园交响曲》没有音乐画面,只是一段表现了一个人对乡村生活的欢乐感受的音乐”。

李斯特并不写出在其后作曲的“标题”,他对他的思想作了如下的解释:“音乐家受到大自然的激发,发出大自然最微妙的隐秘乐音,却并不是模仿它。”李斯特就是这样开始写他那些著名的“交响诗”的。“对于器乐作曲家来讲,具有高贵情操的品质和高雅壮丽的形式,就能够攀登比别人更高的巅峰。”李斯特写到。他以他的《浮士德交响曲》证明了这一点。里查德·瓦格纳为此受到感动,想要写出自己的“浮士德交响曲”,可是只写出了《浮士德序曲》。李斯特为人慷慨,喜欢帮助朋友,他为提高瓦格纳、舒曼、斯美塔那、切萨·弗朗克和柏辽兹的音乐技能作出了许多努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