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娜·德·阿玛斯的人生并非从最初就一帆风顺。1988年,她出身于古巴的贫寒家庭。她的家在首都哈瓦那以东30英里处的一个旧街区的老式公寓里,爸爸曾经是一名小学教师,但为了供养这个孩子超多的家庭,迫于生计去了一家炼油厂工作;她的妈妈是一名普通的家庭主妇。不过平凡的家庭却没有阻碍安娜的梦想,当她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就立志要当演员。14岁,她以过人的天赋进入哈瓦那的古巴国家戏剧学院学表演。当时古巴的娱乐产业相当贫瘠,在古巴的电视上,很只能看到肥皂剧或者质量很差的电影,而且因为资源不够,电视台只好不停重播放了无数遍的老电影……种种现实打击着安娜的信心,所以在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她选择去了娱乐行业相对发达的西班牙谋出路,一边打工一边试镜、当模特,一步步实现自己的梦想。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西班牙,她出演收视率相当不错的悬疑系列剧《寄宿学校疑云》,从此正式踏入演艺圈。2011年,她和西班牙男演员马克·卡罗特结婚,次年有了第一个孩子。然而,这段婚姻却在短短两年后潦草收场。其实在安娜看来,仅仅成为一个普通的西班牙电视明星并不是她职业发展的终极目标,在离婚后她决定放手一搏——去她的梦想圣地好莱坞闯荡。

初来乍到,安娜虽然在西班牙积累了一定的表演经验,却不太会说英语。于是她强化语言训练,无时不刻不在学英语,从而进步飞速,这也为她争取到了很多演出机会:2015年,和男神基努·里维斯合作了惊悚片《敲敲门》;2016年,罗伯特·德尼罗出演的《顽石之拳》中也有她的身影;同年她还出演了《小丑》的导演托德·菲利普斯执导的《军火贩》……不过在这些片子中,阿玛斯演得都是花瓶一类的角色,最大的作用就是衬托男主角,也令她一身演技毫无用武之地。对于很多演员来说,职业的突破也许只需要一个角色,但很多人可能一辈子都没等来这个机会,不过,安娜·德·阿玛斯等到了。

安娜的努力和幸运,为她赢来了《银翼杀手2049》中的Joi。Joi是一个完美的女朋友,可以满足人的一切幻想,只不过在对方投入感情后才会意识到,Joi所有的一切,都是编程好了的。

在这部电影中,安娜·德·阿玛斯完美演绎了一个人工智能对人性的向往,和她最后令人心酸的结局。因为这个角色,安娜被观众记住,也是因为这个角色,她吸引了《利刃出鞘》的导演莱恩·约翰逊。接到导演的邀约时,她正在泰国拍戏。起初这个角色并没有引起她的兴趣——因为她演过了太多拉丁裔挣扎求生的角色,不过认真的她还是决定要读完剧本再做决定。令她惊讶的是,约翰逊赋予了这个角色不同以往的魔力,不再只是大众眼中的刻板印象。而在和安娜见面后,导演立刻认定她就是他心中的“玛塔”。事实证明他并没有看错人。对于安娜在电影中的表现,导演和合作演员都对她赞不绝口。约翰逊称她有“奥黛丽·赫本般的气质”;丹尼尔·克雷格则评价她是“无所不能的演员”。而就是这种被“詹姆斯·邦德”称赞过的演技,为阿玛斯带来了第77届金球奖音乐喜剧类最佳女主角的提名。

《利刃出鞘》之外,她精湛的表现,还带来了第二次和克雷格合作的机会。在2020年既将上映的最新一部《007:无暇赴死》中,她扮演邦德爱慕的邦女郎Paloma。出演邦女郎是安娜完全没有想到的。更令她吃惊的是,剧本中原本并没有这个人物,但因为故事一部分发生在古巴,导演愿意专门为她写一个新角色!不仅如此,艾美奖的获得者、大热剧《伦敦生活》的创作者菲比·沃勒-布里奇即将为她量身定制相关台词,这一切,足以看出影片主创对她的重视。

安娜·德·阿玛斯的经历本身就是一部动人的传记电影:她成功演绎了一个从赤贫到富有,为了梦想,努力逃脱卑微现实的追梦女孩,最终获得尊重的故事。安娜曾经谈起过自己的小时候:身边没有粉色的芭比娃娃、多功能游戏机,有的却是户外的阳光和草地,这让她充满自然的气息;当她打开电视时,也没有精良制作的电影,而就是在这些电影中,她找到了人生的方向,“我敬佩并让我想成为演员的,是那些不为人所熟知的古巴演员。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成为玛丽莲·梦露、邦女郎……是我孩提时代的古巴演员们启迪了我,他们才是告诉我生活的人。”

269 Post

kaiyun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