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把女儿培养成甜心小公主还是让她拥有一身保护自己的刺?

10月底,《后翼弃兵》以豆瓣9.1分、IMDB8.9分大热出圈,被推为“2020最佳爆款剧集”,开挂大女主爽剧的正确打开方式。11月24日,Netflix宣布,上线天后,《后翼弃兵》成为Netflix有史以来最卖座的迷你剧,创纪录地在全球6200万户人家播放,在63个国家里位列第一。原著小说在出版37年之后,这时才进入《》畅销书榜。

这部剧最大的看点,就是成功塑造了一个女性形象:一个从历经磨难的孤女崛起为国际象棋大师的女性形象,一个与自己较劲与阻力较劲的女性形象,一个努力想赢、懂得坚持自己独立性的女性形象,一个不将就生活而是将就自己的女性形象。也许,正是因为女孩的弱势处境,各种大女主戏才如此受欢迎,折射出我们对女性本来该拥有的面貌的期待。

畅销亲子书《养育女孩》的作者史蒂夫·比达尔夫在书中说,“这个世界已经强加给女孩许多变化,这种改变对从婴儿到青春期的各个年龄的女孩都有影响”。女孩如今的生活环境和十多年前完全不一样了,女孩们承受的压力以及行为方式比我们这代人早熟好几年,“我们的18岁相当于她们的14岁,我们的14岁相当于她们的10岁”。

与此同时,女性被故意伤害的新闻依然没有减少。被虐,家暴,猥亵……一条条常人难以理解的“恶性事件”时不时冲上热搜,刺激着公众的神经。《后翼弃兵》的女主角安雅·泰勒-乔伊受采访时坦言,自己从小住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8岁搬到伦敦后因不会说英语遭到小学同学霸凌,也曾因眼距宽而受到同学嘲笑长得像鱼。

环境和人都改变了, 我们对女儿的期待,还是温柔甜美、纯洁善良吗?除了智力和学业发展上要和男孩的培养保持一致外,我们还应该怎样让女孩从小懂得善良有度、保护自己,哪怕是看上去不那么容易被欺负呢?

希腊神话中有个故事,讲的是母亲过度保护女儿直到女儿被夺走后伤心欲绝的故事。德墨忒尔是希腊神话中的农业女神,掌管谷物生长丰收。她的女儿珀尔塞福涅美貌异常,得到太阳神阿波罗、畜牧之神赫尔墨斯等众神的追求。但珀尔塞福涅的母亲德墨忒尔没有答应,还把女儿藏到深山中不与男性接触。珀尔塞福涅和母亲感情很好,大地上一切生命的生与育都归母亲管,珀尔塞福涅从不知道什么叫危险,与母亲过着平静安全的生活。直到有一天,地下的冥王哈迪斯让大地裂开,抢走了珀尔塞福涅。

格林童话中的《长发公主》几乎是这个希腊神话故事的翻版。在格林童话中,还有很多在母亲的完美保护下女孩同情心泛滥,过度怜悯、过度接纳、过度包容的故事,如《白雪与红玫》中的两姐妹。几千年来,在以儿童为目标读者的神话和童话中,一直在探索如何在完美母亲的帮助和保护下从幼稚走向成熟,从依赖他人到拥有独立的能力的命题。尤其是童话是一个以女性、儿童为主要阅读对象的文类,在读童话的过程中得到面对生活挑战的指引, 通过自己的发现得到的唤醒比外来被动接收的提醒或受到危险后的迟来觉醒要来得深刻得多。

被著名儿童文学家林良称为“塑造了20世纪最成功的童话角色”的《长袜子皮皮》中的女孩皮皮,不受约束有主张,力气大到能举起一匹马,不仅能够保护自己还能保护朋友,过着自由且自己主宰的生活,虽然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乖女孩形象了,却受到了全球小读者的喜爱。

在国内的儿童文学作品中,知名儿童作家李姗姗给这一代中国女孩的形象提供了另一种借鉴。在李姗姗的童话代表作《小刺猬帕帕拉拉》中,刺猬姐姐帕帕拉拉爱动脑筋爱探索,勇敢正义,抗挫能力强,有独立解决问题的办法和不走寻常路的创意。虽然经常受到忙于工作疏于关爱孩子的爸爸的严厉的批评和惩罚,但一直以乐呵呵的阳光心态面对;虽然常常毛手毛脚好心办坏事,但古灵精怪的她常常能够化险为夷;在爸爸生病住院妈妈手足无措时,敢于挑起大梁,帮助一家渡过难关。

更有启发意义的是,帕帕拉拉还有一整套保护自己和家人以及对付坏蛋的办法,收拾起坏蛋来毫不手软。在遇到各种骗术、伪装、威胁、诱惑时不自乱阵脚,个头虽小,却将自己的优势——身上带刺儿发挥得淋漓尽致。

也正是有了像《小刺猬帕帕拉拉》这样优秀的文学作品,能够让中国的小女孩们在启蒙时期就能对未来的自己多了一个选项。

现代女性拥有比任何一个时代的女性更多的自由,有更多的机会可以成为一个完整的人。有女孩的父母,虽然没有办法让孩子做到完美无瑕,但除了在学业上领跑外,还应让她们走上独立、坚强并拥有独立个性的路上,多一分明辨是非,多一分避险能力,当我们家长离开时,一个优秀的女人会继续生活。女孩们,希望你们能像帕帕拉拉一样,有一身保护自己的刺。只有学会了防御,才能懂得进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